位置:中国节能网 > 新能源 > 正文 >

阿米塔夫·高希的实验:同为工业化产物,小说能为气候变化带来什么?

2019年09月19日 13:21来源:未知手机版

液化天然气,五年级上册复习计划,实图

高希在新书中透露,他长期以来都在探究这些问题:个人生活与全球人口变化的关系、殖民主义的遗产以及气候问题。他2000年出版的小说《玻璃宫殿》(The Glass Palace)部分背景设定在缅甸仁安羌的油田。早在19世纪,仁安羌就是缅甸的石油生产中心,在西方殖民者试图对该产业进行 现代化 以及进一步垄断之前就已开始运作。

2004年出版的《饥饿的潮水》(The Hungry Tide)是一项关于生态退化的研究,背景设定在孟加拉湾红树林茂盛和水系发达的 潮汐之乡 孙德尔本斯。小说主人公皮娅 罗伊是一位孟加拉裔美国生物学家,来孙德尔本斯研究伊洛瓦底江海豚的生命周期。在研究过程中,她渐渐发觉本土知识比现代化的热情更为重要。皮娅是在与当地一位名叫福基尔的渔夫交往的过程中领悟到这一点的。在小说的高潮部分,为了在一场恶劣的暴风雨中解救皮娅,福基尔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高希新书《枪岛》(Gun Island)回归孙德尔本斯,从情节上来说算是《饥饿的潮水》的续作。从为人类和动物种群以及小说的未来所带来的影响来看,这部作品也标志着他通过小说适应气候变化最持久的尝试。这次尝试所取得的部分成功恰恰证明了突破故事的结构和思维习惯有多么困难。高希曾在《大紊乱》一书中指出,这些故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们试图证明的现象之产物。

《枪岛》的故事发生在《饥饿的潮水》设定之后的几年,叙述者是迪纳塔 迪恩 达塔,一个珍本书商,成长于加尔各答,但现在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布鲁克林(和高希自身的经历很像)。他受一位亲戚之托,到孙德尔本斯去调查邦杜基 萨德格尔的故事(邦杜基 萨德格尔是孟加拉民间故事中一个失踪的枪支贩)。枪支贩的传说与孙德尔本斯当地的一座圣陵有关,由一个船夫家族照管。他们通过口头诗歌的形式将这个传说沿袭下来,不过诗歌的大部分内容都在口口相传的过程中被遗忘了。

从设定来看,高希这部新作是一个冒险故事,而他则大胆运用这一体裁最俗套的那些套路:一个老学究式的叙述者受命破解一个文学谜题,却不得已 上演 了一出动作片的戏码。迪恩像丹 布朗小说中经典桥段所描述的那样遇见了一条蛇,随后他回忆道: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进入了眼镜蛇的巢穴。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一个我这么 宅 的古文物研究者身上,我醒着的大部分时间可都是在跟电脑屏幕和旧书打交道的。

迪恩不仅遇到了野生动物,还在孙德尔本斯遇见了皮娅(她仍在进行自己的研究)和提普。提普是对皮娅有救命之恩的渔夫福基尔之子,因此皮娅一直对他照顾有加。自从皮娅第一次到访以来,这个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游新建的炼油厂向河流中排放废水、暴风雨愈发频繁、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手机、动物的活动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海豚,它们的数量已经所剩无几。

提普是个世俗的人(他十几岁时曾与皮娅在美国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他对长辈们的民间知识嗤之以鼻。他说起话来就像20世纪80年代好莱坞电影里的捣蛋小鬼,爱把迪恩叫 老爹 ,还喜欢说: 哥们儿你有事吗?看你好像有话想说。 他把孙德尔本斯的现状看在眼里。 能捕到的鱼越来越少了,土地盐度也越来越高,不贿赂护卫也不能进丛林了。 他边说边嘬着一根小树枝,准备去枪贩子那里。有条迁徙路线可以通往欧洲,擅长信息技术的提普做起了人口贩卖的生意。他最喜欢为客户捏造经历,好让他们有正当的理由来寻求庇护。

本文地址:http://www.jienengcc.cn/xinnenyuan/12984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